北京今年电采暖创历史之最

电采暖

“今年‘电地暖’工程量大、点多、面广,其规模、数量均属历年之最。”北京市电力公司营销部主任史景坚11月14日对记者说,该公司11月10日前全面完成了北京市政府确定的463个村的“煤改清洁能源”建设目标。

作为“十三五”开局之年的2016年,北京“电地暖”工程规模空前,工程量相当于过去13年“电地暖”完成总量的2/3,工程规模和数量均创历年之最。

史景坚介绍,今年“电地暖”工程自6月份全面启动以来,电力员工连续奋战150多天。改造期间,现场最多时达2000个作业面,3500名施工人员同时作业。

为改善大气环境,北京从2003年开始实施“电地暖”工程,从老胡同到文保区,从核心区到农村地区,经过13年的努力,截至2015年,已累计完成38.45万户居民电采暖改造,首都核心区基本实现无煤化。

“今年采暖季‘电地暖’用户将全部使用京外清洁电。”史景坚称,北京将从河北张家口、内蒙古、新疆等地区引入清洁绿色电力,满足采暖季“电地暖”用户最高1万度的用电需求。

史景坚介绍,2018年-2018年,北京将建设46项配套输变电工程,覆盖朝阳、丰台、通州等11个区,预计新增容量679万千伏安,新架设线路660公里。截至目前,已有16项工程开工建设,整体工程将于今年年底前全部开工,并在2018年、2018年供暖季前陆续投产。

北京电网是典型的受端电网,外受电比例高,本地发电仅占用电负荷的40%左右,60%的电力需要从京外输入,同时北京“十三五”期间不再建设本地电厂,这样尤其需要外部电力的支撑和保障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,为了满足北京负荷增长和以“电地暖”为代表的负荷大幅接入,北京将依托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规划,新建“东、南、西、北”四个方向7个外受电通道,全部建成后,北京电网外受电能力将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一倍,供电能力大幅提升。

“北京目前规划的7项外受电通道工程中,有3项是特高压工程。特高压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电压等级,具有远距离、大容量、安全可靠输送远方清洁电力的能力,北京首条特高压入京通道锡盟-北京东-山东1000千伏特高压工程的配套,北京东-顺义工程已于今年6月竣工投产,北京市民已经用到特高压输送的清洁电力。” 北京电力发展策划部副主任孙兵介绍。

“电地暖”改变了百姓的生活方式,百姓切实感受到电采暖带来的安全、清洁和舒适。家住北京市大兴区沁水营村的吴秀莲对《中国能源报》记者说:“我家刚刚安装好‘电地暖’的空气能热泵,希望今年取暖费用能和用煤时一样,不要太贵。”在北京农村的采访中,记者发现很多居民像吴秀莲一样,对刚刚改造完的“电地暖”,既期待告别烧煤取暖后的日子,又担心电费太贵。

事实上,“电地暖”后的取暖费并不是问题。对于“电地暖”用户,不再执行居民阶梯电价,即在非采暖季电价固定为0.4883元/千瓦时;在每年的采暖季(11月1日-3月31日)执行居民峰谷电价,即在低谷时段(21:00-6:00)执行0.3元/千瓦时;在享受低谷电价优惠期间0.3元/度的基础上,再由市、区两级财政各补贴0.1元/度,即低谷时段电价为0.1元/度;补贴用电限额每个供暖季每户不超过(谷段电量)1万度。

政府和电网补贴让村民得到了实惠。记者从大兴区长子营镇郑二营村村书记处了解到,该村村民最多补贴拿到1700多元。“电地暖”工程所用的蓄能式电暖气,夜间用电低谷价时段储存热能,白天散热的这个“本事”,着实让村民省下了不少电费。

“政府实施的‘电地暖’工程好啊,我家取暖去年改成‘电地暖’,开电暖气的室温和以前没啥区别。前几天我们拿到了政府补贴的635元,去年取暖自己才花300元。如果烧煤,每年估计要3吨,需1000多元。”郑二营村的高大妈告诉本报记者,“改造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,不用天天小心煤气中毒了,而且用起来又方便又干净,不用总想着填煤啊、扫地啊什么的。”

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陈桁、何各庄、车屯三个村去年有308户农户进行了“电地暖”项目试点,平均每户电费2000元左右,得到了农户认可。陈桁村党支部书记王金亮对本报记者感慨道:“‘电地暖’之前,本村取暖基本靠煤燃料,冬季全村大约需要400吨左右煤,‘电地暖’后,平均每人11.09元的取暖费用,减轻了村民取暖负担。”

政府的“电地暖”惠民工程暖人心。“今年家里进行了电采暖改造,院子里用上了空气源热泵,前几天降温,我们这儿一点都不觉得冷。”通州区潞城镇崔家楼村居民张万东介绍。崔家楼村今年刚刚完成了“电地暖”改造,作为受益户之一,张万东对如今的电气化生活很满意。

像张万东一样幸福感超强的还有家住丰台区赵辛店的张春红大姐,她是丰台区较早进行“电地暖”的用户。借着“电地暖”的机会,张大姐顺势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一翻,拆掉的煤棚子装饰成了阳光房,尝到甜头的张大姐现在经常邀请朋友们来家里做客,还积极向朋友们推广“电地暖”。

据了解,像吴秀莲、张万东、张春红等家里的变化只是今年北京“电地暖”工程众多受益居民的缩影。

“刚启动‘电地暖’时,还要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,解释这项惠民工程冬天方便、安全、省钱。部分村民尝到甜头后,今年6-7月份就有很多村民主动要求‘电地暖’。” 大兴供电公司副经理张瑜告诉本报记者,但是,不是想改立即就可以改,“电地暖”改造需要分步、按计划实施,还需要履行资金拨付、工程招投标等一系列法定流程,需要一定的时间。“所以想‘电地暖’的村民别着急,一步一步来”。